2017年12月4日 星期一

[2016年冬 京都]晴明神社

五芒。

“  傳說只要在晴明神社開啟以安倍晴明為主人公的手遊"陰陽師",抽到ssr的大天狗將不再是夢。  ”



近來時常想念京都。特別是去年這個時候還待在京都的這個季節。


我還記得在京都展開新生活那天,我和送我來京都的媽媽和姊姊在京都站樓下B1手扶梯旁道別。離別時刻總是令人感傷,那之後我一連去了京都站樓下書店的漫畫區,又參觀了四條河原町的安利美特和虎穴等宅店,才得以平撫好第一次在異鄉生活的孤獨和不安(?),等到下一次再有閒情出遊,已是4、5天之後。

雖不是第一次來京都,不過心境已然不同。
人人常說京都是個絢爛的古都,因為它流動的四季,因此有著賞不完的景點,以前當遊客時,我也是次次懷揣如宇宙般浩瀚而無垠的野心,一天弄好幾個景點、即使拖著鹹魚般沉重的身軀也必須堅持賞到花啊楓啊什麼的。
但當成為京都住民後、置身於這團絢爛的暴風中,心境卻是平靜無波,也不是說變得像京都人一樣高冷,只是不管木製的町家建築、素而雅韻的碗碟、家戶店門前一盆風雅花藝都成了周遭日常,而不是令人驚奇的特例。要說大家最崇拜的「季節限定」,那我得說說從我京都住家巷子走出去的大馬路旁就是整排銀杏,以銀杏當路樹、看看生活在京都得有多麼滋潤。經歷它由綠轉黃、再來凋謝,也經歷過大雨沖刷使我差點滑死在滿地銀杏葉中的日子,我感受到過去我所經歷的京都總是充滿著時序、限定,卻少有一種即興。
我想我能有這樣的念頭,指不定這趟旅行的終極體悟就是這個了。

京都的住所鄰近二条城與御苑。
本來秋季這個時節應是要滿滿滿~滿的賞楓景點,不過認識新環境時google了一下地圖,我才想起晴明神社就在鄰近。
這些日子晴明神社可說是阿宅間隱隱火爆起來的景點,宅友還告訴我一個傳說:只要在晴明神社開啟以安倍晴明為主人公的手遊"陰陽師",抽到ssr的大天狗將不再是夢。於是在一個沒什麼雜事、又已經比完附近所有超市價格(?)的午後,才不管什麼楓不楓,我起意以晴明神社為終點、真正展開在京都的即興日子召喚大天狗降臨
堀川通上的晴明神社鳥居。
鳥居上不寫社名、直接亮出晴明的五芒星,可見晴明響噹噹的名氣。

晴明神社據說曾是平安時代最出名的陰陽師—安倍晴明的住所。
當時由於戰爭、宮闈鬥爭,平安京內產生了各種怨靈,為了鎮壓這些怨靈,法力強大的晴明便將住所蓋在平安京的東北方、也就是俗稱鬼門的「艮」位,在這裡操縱著他的式神,守護著平安京的安全。
一開始聽說這地是鬼門,我內心不禁開始誠惶誠恐,一路上我都想著等會兒得十分恭敬,悄無聲息地踏進鬼門、靜靜地退下,沒想一抬頭、我已深陷鬼門。
過了前一個鳥居後,葭屋町通上的二之鳥居。

不是、旁邊不就是個普通的民居嗎!!
身為鬼門不是應該更那個一些、我以為會更那個一點的啊(?)。然而沒有,神社不但比我想像小得多,鬼門也比想像得樸素許多
日本人在規劃上實在細心,連水溝蓋都畫上了太極來融入氛圍。
(由於晴明受到唐朝文化影響才創的陰陽道,所以有一些太極、五行、八卦的概念也就不奇怪了。)

雖不是節慶、社裡人潮卻不間斷。

御守、繪馬的授與處。

為了幫助大家了解與回顧晴明的一生,社內有面牆就專門畫著一幅幅晴明生前事蹟。
那圖畫就像小時候在讀物裡讀到的中國傳奇故事,每則真的都很傳奇、也很超乎常理,但在鬼怪這樣的議題上,不難想全世界的人都無法用太理性的角度看待。
巧遇一隻蜘蛛。
話說中國傳統裡蜘蛛一向非妖即精,如果在日本傳說裡蜘蛛也是如此地位,現下連小蜘蛛都得以在晴明故居猖狂,可知晴明已遠。

我一邊看著牆上晴明的故事,一邊想著也許就是因為有晴明的鎮壓,才使這地方得以現在這樣平凡無奇的樣貌呈現在世人眼前。
想通了這點,對我來說最至關的就只剩一點了。
吾之宅友啊~我沒有安裝陰陽師、沒有辦法召喚大天狗啊!!
300年的神木(樟樹)。可摸。

這桃子可有趣了。
說桃子有趨吉避凶的功能,所以邀請大家把壞運都擦在這顆桃子上,於是每個來參拜的人就會一直摸啊摸啊......。桃子又光又亮!

我入手了一個向上的御守。特別地可愛。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