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2日 星期一

[2017年春 山陰.島根松江]宍道湖(しんじこ) / 山陰銘菓 どじょう掬いまんじゅう(此行島根的唯一伴手)

島根松江市的宍道湖(しんじこ)夕日。

“  天空交織著彩度不高的橘色、藍紫色、靛色甚至灰色,似乎飽和的色彩中又充滿著渾沌不明的漸層,而由宍道湖面上看竟也曖昧得盡是妖異了。  ”


我這人可能跟京都櫻花特別沒緣。


2012年第一次去京都大約在清明前後,那是京都最普遍的櫻花盛開期,但那年櫻花卻莫名開得晚,連新聞都報說是歷年最晚花期,因此大家也知道啦、那趟被我取名為「賞櫻ㄓ(枝)旅」,聽聽、這名兒多苦澀
今年我雖然4月已經離開京都,但好歹也待到了3月底,心想著總有幾棵具有自我高尚意識(?)、不與群眾為伍的早開櫻吧。
沒有。再度晚開
但如同之前提過的、也不遺憾。就想這是緣罷。
況且今年開得真的很晚連清明連假去的人大概也沒看到幾朵想到就平衡惹。←這人
與小奶奶一起踏上旅程

離開京都那天不巧遇到人身事故(有人跳軌導致的電車延遲),琵琶湖沿線一直到京都的JR全部晚點。
這事兒有點棘手。
主要當天我得轉三趟車,尤其後面兩段我都訂好了指定席,這轉車時間緊迫,只要一班沒搭到準點,天曉得要在新大阪或岡山的JR綠色窗口排到猴年馬月。
況且京都到島根的車程加減也要4小時,延遲下來根本半天都耗在移動上了啊。這何止生三千煩惱絲、就算翻三千個白眼我都還想追加呢。
不過剎那我驚覺,唉呦、跳軌這事不挺嚴重的嗎?短短時間我也學會日本人在這方面的冷漠了

回來台灣後跟朋友談及此事,朋友回答:「才不會咧~我之前上班那條線三天兩頭就跳一個,真的是拜託他們去跳別的線好不好。」朋友在東京住了幾年,大城市的人身事故更是多了去,就算理解跳軌可能是跳軌者所能想到一種對社會最後的控訴方式,或許還有點「最後就幹場大的給你們瞧瞧」的心情?不過悲的是、除非把車窗跳破又毫髮無傷、才可能被注意(還是被當作趣聞),而且這社會從來也不曾因此改變。

我們最後總結這心態不能全稱冷漠,只是「見識廣了、見怪不怪了(?)」。
島根一路盡是質樸的田園風光。

這趟武勇的傳說之旅(?)第一個停留點在島根縣松江市。
我到達後跟我媽說:「鄉下!這裡就是鄉下!來去鄉下住一晚的鄉下!!」我媽冷冷回覆「妳到底去那幹嘛?」
關於這點,我想身為阿宅都明白,島根是多麼充滿神奇與浪漫的地方
動畫《稻荷歌之戀》裡就有一段宇迦大神跑到島根的出雲大社,進行10月神明集體集會的場景。那時候我才知道原來、原來日本神社還有這種設定!?←藉由動漫認識世界的人
有種、看所有英雄都集結成在同一部復仇者的心情啊(?)。
無奈為兩箱加兩袋的行李拖累,因此島根第一天的行程只能安排一個「宍道湖」。

遠方是宍道湖上唯一的島—嫁ヶ島

日本第七大的宍道湖離JR松江站不遠。
它尤為出名的是夕陽。松江市對於這個入選為「日本夕日百選」之一的好不容易有一個觀光特色可說是四面八方鋪陳。先有松江觀光協會官網公布夕日指數,也就是預估每天有多少機率能看到夕陽;後有觀光公車陸上鑑賞行程、宍道湖觀光船水上遊覽行程,甚至步行都圈好了夕陽地圖。
水路步三路包抄讓你不得不報拳感佩官方用心良苦,直接實用這個行程。
傳說「嫁ヶ島」的由來是水神憐憫受盡婆婆欺凌、最終淹死在宍道湖的一位媳婦,所以將她的身軀浮上水面成為了這座島。
不過認真想想古代被婆婆欺凌的媳婦不可能只有一個吧.,為何她可以有島?(不要問

多數人走這個路線會往島根縣立美術館的方向,據百選官方說法這是「讓心靈被藝術的耳語擁抱,同時將心靈浸潤在染滿夕色的湖面裡」。
但這次我選擇反方向、白潟公園往宍道湖大橋步行。不是我欲特立獨行,而是官方沒說如果明天到松江しんじ湖温泉站要搭哪號車啊......只好嘗試用走路的話會走多久(←過於相信官方而沒做功課的悲劇)。
我在「現在地」。
美術館是往地圖下,而我得往地圖上沿橋走

臨湖的白瀉公園。

遠方扁扁的平屋就是島根縣立美術館。我看過別人從那裏拍攝的照片,可以同時收嫁島和夕陽在一個畫面裡。

宍道湖大橋。
這橋的人行步道特別寬,而且隔一段距離就有小亭子和座椅,想是方便步行者好好欣賞夕陽。

不過我的夕照為時尚早,再晚一點才會更紅一些。

這夕陽盛宴在我被路間鳥群生態吸引(?),而錯過了最佳時機。
也無所謂,反正接下來還有「逢魔時刻」。
這些鳥真的非常奇怪,一大群在地上瘋狂拔不知什麼草。絕不是吃蟲。

第一次知道這詞,應該是當年那部成功恫嚇所有少男少女面對再討厭的同學也千萬不要詛咒他們避免害人害己直接揍爆他們肚子就好的驚悚動畫《地獄少女》。
原聲輯裡有首歌名就叫「逢魔が時」。
後有一日,途經仰德大道口的外雙溪,明明是每天上下學都要經過的地方,那麼巧、那天那時就碰到了逢魔時刻。
我當下就有種感覺、如果《地獄少女》搬到現實就是這場景了。
那畫面的中心幾乎浸泡在夕陽的橘紅染缸裡,而隨著夜晚的灰藍逐漸往下吞噬、又彷彿有種轉瞬即逝的悵然,深深震撼了我的中二心。


逢魔が時」,這是當太陽剛下山頭、日夜正要交替的時候,古代日本人相信這個時間帶陽氣與陰氣此消彼漲,陽世與陰世的界線因此變得模糊、甚至重疊交錯,因此特別容易遇到魔物或災禍。
正因如此、天象異常美麗。
天空交織著彩度不高的橘色、藍紫色、靛色甚至灰色,似乎飽和的色彩中又充滿著渾沌不明的漸層,而由宍道湖面上看竟也曖昧得盡是妖異了。可想以前燈火不通明的古時為何這麼避諱它。
不久天空漸漸黯淡。
這天近乎無雲。

儘管人身事故造成列車延遲,我還是搭上了原本預定的新幹線與JR,才得偶遇這次宍道湖的逢魔時刻
島根停留的第二天、也是最後一天整天都是陰雨,再沒看夕陽的機會,天降神蹟般的經歷讓我覺得世間緣分果然浪漫。
就和我當初對島根的動漫想像是一樣的。
走走還遇到天空那一道是?!難不成是「你的名字」?(不是
==========================>待續


老實說、我堅決不想在島根買伴手。

不是因為吝嗇幾個錢,這反正節省幾趟巴士費、在日本走路還有不能到達的地方嗎?只是犧牲兩條小腿變得粗壯一些,但冷靜想想我可以得到的是一時的伴手禮啊!(不

況且早先我在京都已經買過三輪。
所得到的早已不是一時、而是整季的伴手禮。
....................................................做人真的不可以這樣子。(在講自己
自古便流傳人類有所謂七宗罪,其中之一「暴食」不單單指浪費食物,囤積食物也是罪啊
如果連身為一個人、一個人所能操控最簡單的節制都做不了、做不到,那我們還能做成什麼呢?不對的。
必須堅決抵制和導正這樣的歪風。

可在島根老聽到這歌。

我走在松江車站的時候也聽到;我晚上在飯店看電視的時候也聽到。
這歌有種、魔幻感,就好像當年黑魔女給奧蘿拉下的咒語一樣,讓人不明所以地、感覺必須地往紡錘牛奔,清醒時手上已經有這個惹(笑)。
由此可見、七宗罪不愧為七宗罪,節制好難啊......為了減低罪行,我只好特別選了一個很少見的口味—二十世紀梨,至少還可以說這是為了實現人類進步的原動力、以好奇來探索這世上一切的未知。(屁
品名叫「どじょう掬いまんじゅう」。
據說造型設計由來自島根安來市的民謠「安来節(這裡的節我覺得不是指節日,而是一種節拍、節奏)」上,使用到的「ひょっとこ(譯:火男)」面具。


看到這西裝下半身之後,我著實不明白到底看到了什麼(黑人問號臉)。

這並不是我吃過最出彩的饅頭,但它的口感卻有種真實。
使用「真實」兩字好像是有那麼點匪夷所思,尤其日本饅頭多是細膩的沙餡,至多也只是餡裡揉上或濃或淡的味道罷,因此我一直在想這饅頭到底如何呈現向來不以味道為優勢的梨子。

可它有顆粒啊
細細咀嚼梨肉時總會遇上的那種細小顆粒子。
根據谷歌大神解釋、專業用語這叫「石細胞」,植物成長過程中逐漸分化出的後壁細胞,對它的說法是起到一個機械支持的作用;而在無縫的沙餡裡偶遇幾顆小粒子,姑且不論用料怎麼實在、好像真有那麼點吃梨子的感覺。
此外、沙餡的中層還夾了一小層透明果醬餡,至於那什麼味道?我哪知、就梨子那種也吃不出來什麼味道的味道嘛(笑)。
由左至右為:島根的どじょう掬いまんじゅう、京都的平安饅頭、四國香川的名物かまど(暱稱為ㄇ臉)。

這三饅頭正好紀錄了這傳說之旅的伴手軌跡。
從京都到岡山(其實名物かまど是香川特產,只是只隔一條橋的岡山也能幸福買到呢)、再到島根。
若是問我最喜歡哪一個?當然還是君臨天下的平安饅頭啊!那細而大甜的餡和鑲著砂糖粒的餅皮簡~直無與倫比。
而饅頭界的二把手永遠都屬於名物かまど。古樸穩定的質感不需要任何張揚,總是能在我心房刻出一道印象來。

這樣看來,山陰的どじょう掬いまんじゅう對我而言大抵是圖個鮮罷。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