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1日 星期五

[2017年春 山陰.島根出雲]出雲大社 / 出雲そば(出雲蕎麥麵)

出雲大社內的拝殿。

“  雖說我當初秉持著看眾神集合、宛如英雄集合在同一部復仇者電影的心態來出雲聖地朝聖(?),
 
  
不過天意卻讓我體會了一把何謂神話。  ”


島根第二日全天雨。

根據這幾個月我在日本的觀察,日本人應對雨日有自己一套準則。
如果把雨勢分作強度1到10,以10為滂沱、1為絲線般的毛毛細雨,那麼不到7或8的等級路上是很少有人撐傘的。
縱使日本秋冬的雨有時並非陣雨,但大家依然會一直堅持,直到大衣再也抵擋不了雨水、而開始發出「臣妾做不到啊!!」的悲鳴,才會願意思考關於撐傘的問題,雪日亦然。
我從一開始匪夷所思,到後來索性放棄思考(?)入境隨俗,只要目的地離住所不太遠,幾乎都不怎麼帶傘了,當然包兒輕一點我樂得快活,但相對也得付出多一點眼力。

這不、今天路上行人90%都打起了傘,足見雨勢肯定綿延且不普通,一整天持傘遊玩是免不了了。
還有幾件與原計畫不同的是,第一痛刪松江城、足利美術館,當天只留了出雲大社的行程;第二也不能從飯店徒步到一畑電車的松江しんじ湖温泉駅了(實際上走過一次發現那真還是個頗遠的距離跟Google Map上畫的短短3公分一條橋果然不一樣啊(笑)←對地圖比例尺一點概念都沒有的人),只得另尋出路。
思來想去、唯一可行又不費事的方法就是搭當地的觀光巴。
雖說路途會花我20分鐘、都等於我走路走到松江しんじ湖温泉駅了,但也就是等價交換到一雙不遭雨淋濕的鞋子吧。
松江特有的觀光巴士「ぐるっと松江レイクライン」。
起站在JR松江站、每20分就發一班(冬季每30分),可說是第一次在松江旅遊的好夥伴(比讚)。

從松江站發車,觀光巴開始繞行松江城、小泉八雲紀念館、月照寺等幾個島根著名的觀光地,也算彌補了一些我為雨刪行程的悲憤,而下雨也不是全然是壞處,它不但沖刷了路上人潮,也沖刷了所有濾鏡,只留下一個清晰的街道。
雨下成這樣、還是有遊興很高的觀光客在搭扁舟。

松江市的感覺跟滋賀東岸還是比較像的。
低矮的民居多、高樓少,偶爾穿插幾棟町家建築,當然論密度上是遠不及京都市內了;路上現代化的商店和品牌也少,就像一片近乎素色的布料,普通、寧靜,而且日常,唯有城河上幾只船舟,偶而往布料上帶了幾針活絡。

這景象一直延續到我坐上電車。只是多了更多土地的顏色。
松江到出雲,電車沿著宍道湖而行,經過鄉野、農田,我開始意會到在島根遊玩其實不適合期待獲得到太多驚喜,大部分的時間只需要像我這樣、靜靜地枕眠在這塊土地給予的平靜上(←只是個在交通工具上很容易睡著的人。
一日乘車券。
出雲大社單趟就810円了,就算只是打來回、買一日券還是比較划算的。

一畑電車沿著宍道湖走。
好險前一天硬是看過了夕照,這天的天空是一點橘都沒有了。

途中的田園風光。

就算通勤加上遊客的人數也比台北捷運非尖峰期間的人數少,是趟很輕鬆的車程。

回程的車變成這種觀景型。
車內超暖又有小桌子,可比京都賞楓時期的叡電好坐多了。

中間有段頗有意思的見聞。
由於一畑電車後段有個分支,往出雲大社得在川跡站換乘車。
這還是上車後閒來無事看車票上畫的路線圖才發現的咧(?)~反正都上車了我也懶得再做功課、查找月台什麼的,大家怎麼換就跟著走罷。
只見列車剛剛廣播即將停靠川跡站,車門口已經站滿一狗票人,那時我的狀態還像囧哥一樣什麼都不知道(懵B臉)。
當車門一開、霎時門口那票人簡直就像龍貓裡妹妹戳了牆洞裡的小黑炭那幕一樣,"轟"地一聲全部爆出去,還不約而同採取手刀快奔模式,直衝穿越道、紛紛登陸對面月台的列車,過程僅僅是停靠一個站的幾分鐘時間。
雖說我當時果斷放棄任何思考(?)入境隨俗跟大家一起奔了過去,但到直到今天回想這事,就好像是亂入到一個什麼忍者出任務的歷史場景啊,而且川跡站又是在一片田野當中,那感覺詭異地真實,每思至此總是忍不住噗哧。
不過這也告訴我們以後還是得把功課做好一點,避免一下就給這種大場面震懾住了(不是。
非常趕緊的情形中記錄下我當忍者的那些年(手比讚。

歷經2小時總車程,終於抵達出雲大社。
出雲大社之所以成為島根縣最重中之重的景點,序幕於日本古神—「須佐之男命」從高天原(簡單解釋就是天神住的地方)被流放後流落至出雲,而後在此斬殺八岐大蛇、娶了老婆、定居於出雲而開啟。
不遠處的白色鳥居據說是日本最大的混凝土鳥居。

大社境前的這個鳥居被稱為「勢溜の鳥居」。
稍微查了一下這個"勢溜"是什麼意思,據說本來是指軍隊聚集、等待出陣的之地,不過後來引申為周圍很多人聚集的地方。也就是這個「勢溜の鳥居」的由來。

從白色鳥居到勢溜の鳥居中間這一段都是小賣店。
至於賣的東西、我是感覺每條神社前的小賣店都差不多。

須佐之男命的後代子孫「大國主命」在此建立了出雲國,發展農、漁、商、醫等產業,還陸續有180多位子女神,因而使出雲成為日本神話的起源之地,大國主自然也是眾神的中心人物。
而後天照大神(須佐之男命的姐姐)叫大國主把出雲國讓出來,大國主便以「希望往後自己的居所要像大神居住的天日隅宮一樣,用大木頭做出高聳的柱子、寬厚的板子築城」為其一條件,由此誕生了出雲大社的根基,而大國主自然就是出雲大社供奉的主神。
出雲大社內的銅鳥居。銅鳥居後方即是拝殿。

通常雜誌啦小冊啦上要表示出雲大社的話,就是用這棟具有代表性標誌的「神楽殿」。
現在貌似是辦一些祈禱和婚禮才會使用。

翻看至此、我的腦子已經停不下來想吐槽,要知道、日本神話裡的糾葛不亞於希臘的神話,然而愛恨情仇多了、bug也來了。
這段最奇妙的地方在於,大國主好好地治國幹嘛叫他還地啊.........但我們都知道、疑問若思之甚細晚上簡直睡不著了,唯有再次放棄思考(?)入境隨俗才能將出雲大社的故事順理成章地了解下去。
大國主交出出雲國後,隱沒到遙遠幽暗的地方、成為幽界統治者掌管姻緣與運勢,而每年10月遍布日本各地的神明則會集合到出雲大社,跟大國主報告這一年來自己屬地的狀況怎麼大家就不跟天照大神報告了?天照大神的群好孤獨啊。這也是為什麼日本各地都稱10月為"神無月"、唯獨出雲此地可稱為"神在月"了。
御本殿左右各有東十九社和西十九社。
都說日本有八百萬神,10月集會的時候祂們就居住在這些社裡。

不過有朋友另有一說是,出雲在地理位置上臨近中韓兩國,當時出雲的港口也成為日本本州在文化、經濟上的先進之地,因此早早建設好的出雲大社在日本神社中祖宗級的地位自然不言而喻。
總之不論哪種說法,都再再顯示了出雲大社的重點性。
我聽說如果持錢幣往上丟、剛好卡進這個注連繩裡姻緣就成了。
.........不過很明顯地這非常難,大多時候大國主都會用錢幣砸回來、叫妳別想了。

大社裡四處充滿著兔子。
源自日本神話中大國主曾救治過一隻被剝皮的兔子,因此島根以兔子為發想的物品相當多。

雖說我當初秉持著看眾神集合、宛如英雄集合在同一部復仇者電影的心態來出雲聖地朝聖(?),不過天意卻讓我體會了一把何謂神話。
社內才走到一半、即不知從何方傳來陣陣的鼓點聲,我於是繞回正對御本殿前,才看到原來裡面舉行著祭事。
當然過程我是看不懂的,因此也不怎麼聚焦在祭事上、還有閒情四處張望,恰逢雨停一陣、天色仍差,山間的山嵐便都聚了起來。或許因出雲大社已在山中,那山嵐看起來特別近,再一點點便幾乎能撫觸到大國主大人那號稱「天下無双の大廈」御本殿,而出雲大社身在此中更像是空中浮島、又或者不似凡塵之物。那一刻我真正感覺、此時我正站在神的國度。
御本殿是不能隨便進入的,唯有透過八足門的木框空隙才得窺知一二。

氣氛營造者 — 山嵐。
不過用相機還是很難拍出當時的神話感。

御本殿的祭事之後,前方拝殿裡又有巫女跳著神樂,此時山嵐仍未散去,我耳聽著巫女手持的神樂鈴,一下又一下、一步又一步轉身離開神話的大社。
「勢溜の鳥居」到銅鳥居間的松參道。
雖說告示牌上寫是因為要保護松根才讓人只走左右,不過也有人說是因為正中間是神明的路、因此圍起來避免誤入。

雨後清明的大社內。
=========================>待續


來島根前我對當地的吃食沒怎麼研究,畢竟生活在日本這幾個月靠著すき家、超市便當和自己煮的只要能吃就好的食物我也活得不錯(悲),反倒有點修正了以前非得找好吃的、有名的來吃的旅遊心態。
而且過往的經驗告訴我,在日本最好的做事方式大家也都知道了、所謂的「放棄思考、入境隨俗,於是我實地考察、有什麼便吃什麼。
很明顯地一眼就讓路人看出島根的特產是什麼。

出雲そば(出雲蕎麥麵)為島根著名的鄉土料理。
據傳這名字由來自大家到出雲地方參拜時,往往會在神社周圍的麵屋吃上這麼一碗蕎麥麵,長久下來出雲そば也因而得名。
它的特色其一在於製作上除了以蕎麥粉,連蕎麥皮也會使用進去,因而麵體是比較偏黑的。還有一個特殊的分段式吃法,貌似是店家會給三碗甚至更多的蕎麥麵,每吃一碗就用附的配料調一次醬汁、做一個由淺入深的口味。
不過我從不考慮這個選項,想想、一個便當再怎麼心無旁鶩我都得花一個小時才能吃完,要還有分來分去、醬汁倒來倒去的花樣兒,根本是要從晚餐吃到消夜場的節奏啊!!
於是我隨手點了一碗湯麵、試試出雲そば的滋味便罷。
此店位於松江車站。

原以為そば吃起來應該都差不多,但這出雲そば嚼在嘴裡卻有種特殊的碎屑感,大抵是麵體裡有蕎麥皮才導致。正因如此我吃的時候還是有些膽戰心驚,生怕觸發了我這強力的過敏體質,還好最終也沒什麼大礙

這麵搭配的果然還是日式重味兒的湯頭。

上面說這家店使用在來種的橫田小蕎麥做成的蕎麥麵,以香味、甘味、黏性為主要特徵。

想想蕎麥麵一直是我最好的良伴。
一方面容易吃、消化快,另一方面清而味重的湯汁也是處在日式冬日裡溫柔的撫慰 — 正如島根的這碗出雲そば 。記得在京都的那段日子,我給自己設定每個月來一碗にしんそば(畢竟它價位並不便宜),那或許是我在京都最開始的牽掛、也是後來之所以選擇居住在京都個把月的理由之一,而這旅途的尾聲用そば來結束,我認為是再好不過的了。

最後得反擊一件事。
之前朋友知道我回程最後一趟會繞道島根時,說明了他各種不理解,又說島根可能連
すき家都沒有、也不會開星巴巴,欸~這就錯了
人家島根不但有星巴巴、還有兩家咧,硬是比景美這個天龍國邊陲地帶都多出一間。
而且人家還開在出雲大社對面。你看看你看看、簡直潮出水來了而すき家也是有的,只是要走比較遠、不大方便罷了(笑)。
之前還看到日本雜誌特別介紹出雲大社對面這家星巴巴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